邬江
邬江个人官网: 网站首页 > 艺术评论 > 正文

丰腴的特质之美

——邬江人物画的女性审美取向


■邓三君


邬江擅国画,国画中又擅人物,而人物又以女性居多。他的画技除了他自以为的“努力把西画的透视、明暗、空间、质感等表现方法融于中国画的笔墨趣味中,以追求形神兼备的艺术效果”外,他的女性审美取向实则有西人之好。


唐代以后的仕女图,大多以纤细、骨瘦为美


中国古画,尤其是唐代以后的仕女图,大多以纤细、骨瘦为美。瓜子脸,杨柳腰,临风欲飘,所谓的 “骨感美人”。以林黛玉为典型的美女形象整整影响了几个朝代的人。可是在西画中,很难找到中国仕女图中的那种弱不禁风的女子。看看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敢于追求爱情的女神雅典娜,看看达•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,看看 《乱世佳人》中在磨难中逐渐成长的坚强的斯佳丽,个个丰满圆润,风情万种。


邬江的人物画,女性多为圆脸润臂,以丰腴的质感激活读者的联想与感受。另一方面,邬江的审美情趣似乎跳出一般男性看世界的目光。通读他的有关女性的作品,我们发现他所表达的女性之美,不只是外表苗条柔顺,而且有生命力的激荡之美,是外在美与内在美的和谐统一。如《大山的女儿》、《莲塘鼓乐》、《对歌图》、《春暖》、《溪水》、《犟》等诸篇,不仅仅把女性作为人体模式表达,还突破了把外貌作为女性美的衡量标准,丰富和加深了女性美的内容和含义,超越了狭隘的以身体外表来衡量女性价值的传统观念。


在原汁原味的生活中去发现、感受女性美


在邬江的画中,他总是在原汁原味的本色生活中去发现、感受女性的美,而不是一味地在画斋臆想。也只有如此,他才能在鲜活的生活中找到美与善的统一,情与理的相合。我们从他的画中,更多地感到生活的真实感,友善热心的人情味。在他画中不同女性的身上,我们感受到一种凝聚着认识自我、解放自我、回归心灵、张扬个性的人文精神。


虽然他只是注重到了结构和形式,而对人物内心的表达尚觉不够,但邬江的这番尝试,已足以让我们感到欣喜和鼓舞。邬江在中国画中借鉴西画的明暗、空间、质感等表达手法,来丰富自己的画面语汇。他的这种尝试,是极具开拓眼光和创新意识的。